鸽玟今天咕了吗?

叫我柯玟就好。
我是鸽画手
也是鸽文手
还是鸽学生
我莫得图力
还莫得文力
更莫得时间
上学根本没有时间更新啊啊啊啊只能咕咕咕了。
cp洁癖有,现在主混第五,雷杰左
站在各种墙头上
以上

是突如其来的脑洞,本来是一个约杰的设定来着,然后莫名其妙地动笔画了吸血鬼幼杰。

大概就是身为吸血鬼亲王的杰克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喝下了做客的来自东方森林的女巫所做的药剂变成了正太的事儿

杰克:......约瑟夫你放我下来。

约瑟夫(眯着眼,笑得腹黑):难得有这样的机会,当然是要多看看亲王殿下幼年时期的模样啦(顺便占占便宜)

杰克:无奈

我就是想看这样的故事【疯狂暗示】

【双杰】镜面(下)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预警


*架空设定,和之前那篇殓杰有一丶丶关系


*开膛手→杰克病态的占有欲设定注意


前篇走这里→http://yeyu2043.lofter.com/post/1ea9cccc_12d099620


以上都ok的话就go↓



  杰克已经很久没有回应过“杰克”了——自从他18岁生日以后,“杰克”不知道他是装作听不到还是真的感觉不到他的存在了,只能在虚无的镜像空间里自言自语来打发时间,“你当时的那个表情真的是——我可以笑一年......你真的听不到吗?”那个带着浓郁血腥味的早晨,“杰克”知道他吓得不轻,所以在那之后一周内他就不断的说一些绝对会打扰到杰克的话,试图让杰克搭理他,但在坚持了一个星期之后他就发现了事情的不对,杰克——从来都没有回应过自己,这是之前从来都没有发生过的事。于是“杰克”频繁地在夜晚出现,为了提醒他亲爱的半身他的存在,他每晚都物色着“精美”的“礼物”,顺道缓解一下近来越发浓烈的嗜血的欲望。



  “杰克”在狩猎的时候就经常在想,为什么杰克——他亲爱的半身能够若无其事地继续做他的贵公子做他的交际花,而却只有自己为这份与生俱来的感情而发狂,凭什么!越是怎么想他越是发狂。每当他看到形形色色的抱有不同目的的人接近他亲爱的好孩子他就嫉妒得发狂,这份疯狂让他嗜血的欲望越发强烈,但却不至于让他失去理智,迄今为止他所做的每一件事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只要不出意外的话,而唯一的变数就是他的好孩子。是时候为我亲爱的唯一献上大礼了,他这么想着。



  杰克想往常一样从疲倦中醒来,说实话他都要习惯了,他刚开始还在担心自己这样迟早会因为疲劳过度而猝死,但是后来想了想发现好像没什么的——毕竟他的计划中这也是其中的一环。杰克很快就发现了今天早上与往常的不同,血腥味——像是从餐厅传来的,浓郁的血腥味,这让他想起了生日当天自己收到的“大礼”,那可真是让人感到绝望,但这次与那次不一样——他口腔中弥漫的铁锈味告诉他。杰克的胃里一阵翻腾,他捂住嘴瞪大了双眼,快速走向卫生间。镜中的杰克面色苍白,眼中充满了惊恐和不安,着装整齐得随时都可以去参加宴会。漱口,杰克心中只有这个想法,经过无数次的清洗漱口直到口中的血腥味消去再泛起他才停下走向餐厅。你已经知道了不是吗?杰克对自己说到,那个恶魔——他会怎么做你不是已经猜到了吗?他在餐桌前站定,果不其然地看到了被放在一个尚未封口的包裹中摆放着鲜红的内脏,每一个脏器都多多少少缺少了一部分,他抿紧嘴眉头狠狠地皱着抑制着逃离的冲动,他的指尖颤抖着拿起了放在一旁的纸片,上面用漂亮的花体字写着“——寄出去。”该死的恶魔,他咬紧牙关,又将脸上的肌肉放松下来,勾起了一个并不好看的狰狞的笑,“我知道你听得到!你不就是想和我玩吗?!好!那我就好好陪你玩!看看谁赢得过谁?!”杰克撕烂纸片,将包裹装好,像是恢复了往日的平静,一言不发地将包裹寄去了警局。‘那个’的行程得提前了,他将包裹丢进邮箱,鲜红的眼瞳混入了浓稠的墨色。



  自从那天听了杰克的话语之后“杰克”总是惴惴不安,而杰克近来的安静让他更加焦躁,他不好的预感越来越浓烈,他开始害怕了。‘......好孩子,告诉我不会是我想的那样......’回答他的是一如既往的无尽的沉寂。这份不安一直持续到杰克的异样地出现。



  “杰克”察觉到不对是因为在哪一天杰克给所有佣人放了假,理由是想要一个人找下灵感。‘......终于要来了吗,这一天。’经过几天的紧张不安之后,这天的到来反倒让他松了口气,他也知道他亲爱的半身想要做什么了,‘...安眠药是吧?不要忘了,在这世上最理解你的人就是我了’他彻底冷静了下来,‘这就跟你猜到了我会做什么一样。’其实他完全可以将身体的所有权夺过,但他觉得那已经没有意义了。“这是唯一的阻止你的方法了。”杰克举着水杯,平静地说到,“说实话,你应该早就知道了吧,我会怎么做,就和我一样。虽然不想承认,但我们确实是这世上最了解对方的人了”他自嘲似的笑了一声,吃下了手中分量不小的安眠药。‘...是啊...不过你搞错了一件事,赢了的人是我啊,好孩子,做的真好,这样我们就能够在一起了,永远的,就我们两个。’“杰克”坐在镜子的另一面笑得张狂。



—————————————————

@Mercer  |・ω・`)终于是写完了,这其实是个全员切开黑的设定(第五里面我就觉得没一个是白的)杰克在很早之前就发现了自己的不对劲,他感到恐惧的只是未知的无法掌控而不是因为懦弱,我个人认为身为贵族的先生不可能懦弱,既然敢把内脏寄给警局,那么说明他并不害怕(虽然也有可能是开膛手干的啦)。至于开膛手,我觉得我应该写的挺清楚的,运筹帷幄,疯狂又理性,对先生抱有病态偏执的占有欲,不写明是爱情是因为我自身觉得他们之间是不可能有正常的“爱”的,有的只是占有欲,而且可能最大的就是开膛手→杰克。总之就是一个两个病态的高智商的心理博弈的过程,虽然并没有很好的表现出来,我太辣鸡了嘤p(´⌒`。q)。゜.


【双杰】镜面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预警

*架空设定,和之前那篇殓杰有一丶丶关系

*开膛手→杰克病态的占有欲设定注意

以上都ok的话就go↓


  在一场盛大的宴会上,杰克被一群热情优雅的女士们所包围着。‘不耐烦了吧。’杰克面不改色,夸赞着一位夫人的宝石项链,那位夫人用扇子遮住嘴眯着眼笑着。‘不是很令人作恶吗?他们丑陋的虚假嘴脸——’还是之前那个声音,此刻又带上了一丝戏谑。杰克又不动声色地将一位小姐的问题不痛不痒地回避了过去,‘你不累吗?天天就为了应付这种东西——哦不,你应该很习惯才是。’杰克笑得完美‘我都替你感到厌烦,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对着这些所谓的夫人小姐笑的——这种肮脏的——’“不好意思,各位,在下剩下的时间不多了,十分感谢您们的陪伴,恕在下失陪了。”杰克掏出怀表看了看,抬头对女士们说到。“没关系的,先生,该感到抱歉的是我们,占用了您那么多时间。”“是啊,倒不如说感谢您能够抽出时间配我们这种闲人说话。”女士们对他投以理解的笑容,杰克脸上挂上了歉意的微笑“非常感谢,请务必期待我下次的画作吧。那么我就先行告退了。”说完,他就离开金碧辉煌的大厅。


  坐上马车后杰克一直挂在脸上的微笑突然消失,他端坐这座椅上小声说到“先生。我想您可能要和我解释一下今晚的行为。”‘有什么好解释的?我不想看你和那群女人聊天。’“为什么?”‘你比我清楚。’杰克眉头微皱,“恕我直言——您所厌恶的‘那种人’,我好像也是其中一员。”‘……你好像还没有搞懂,我们才是一个世界的人。’杰克不用从镜子里看都知道另一个“他”正挑着眉笑,他红宝石般的眼睛在昏暗的马车中显得格外的显眼,月光透过一侧的窗户照亮了他半边身子,“一个世界?您请不要说笑了,我什么时候和您——”‘噢!不,不要这么说,亲爱的我的半身,要我提醒你吗?有关玛丽——’“他”用着夸张的咏叹调说着“先生!我劝你最好闭上你那张说不出什么好话的嘴。”杰克脸上带着愠。‘哈!你生气了!’“主人,我们到了,请下马车吧。”杰克无比感谢自家马车夫,这让他稍稍冷静了下来。“先生,我想我们应该面对面谈谈了。”杰克走下马车,忽视了“他”的话,‘你就那么不想承认吗——嗯?面对面谈?我倒是很乐意啦,就是不知道你最后得不得得到你想要的结果了。’


  洗漱过后的杰克坐在暖炉旁,身边放着一面等身的镜子,里面映照出的人并没有像他一样盯着镜面,而是低头看着一本书。他皱着眉头,向着镜中的自己说着“先生——您应该注意一下自己的言行了,不要忘了您答应我的事。”本来低头看书的“杰克”抬起头,懒散地靠在沙发上,‘怎么了?我不过是在说实话不是吗?’杰克对另一个自己的发言感到头疼,“即使您说的是实话,但是也得挑场合不是吗,先生?”‘场合?我自以为并没有选错场合。不然你是想让我就怎么看着你和其他人说说笑笑吗?想都不要想。’“杰克”眯起了双眼,猩红色的眼中透露出危险的信号。杰克眉头皱得更紧了,“我并不是您的所有物,您要认清这一点先生。”说完他便起身走向床头,‘杰克——我知道的,你被我逼的快要疯了,那么为什么不接受我的提议呢?我发誓,只要你承认只有我们才是至始至终的一个世界的人——我就不再逼你——只要你答应——’杰克听了这番话停下了吃药的动作,“您应该知道的,先生。那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他”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很狰狞,声音一下子拔高“我亲爱的半身,你是不可能摆脱我的!这辈子都别想!”咽下手中的安眠药,杰克躺在床上对“杰克”的话语充耳不闻。快了...就快了...他怎么想着,陷入了深层的睡眠。


—————————————————————————

@Mercer 是这位点的文,非常非常不好意思,在学校住宿昨天才看到,然后我码字又慢...于是现在才发出来,还只是上半部分 |・ω・`)至于下半部分......随缘吧,大概下星期我回来之后吧...

Σ( ° △ °|||)︴我什么时候过10粉了,一直没注意到,下星期估计会更新一篇吧...cp不确定,然后就是接受一篇点文吧,仅限杰受。


看看我刚刚又用排位珍宝抽出了个什么!!!看来接下来一段时间丑爷是不能碰的了,上次厌离也是在抽到前想要不要闪个金光然后就出了!嘻...嘻嘻(突然想到昨天yys里的十连r【闭嘴】)

【殓杰】一见倾心?

*基本没有杰克戏份的杰受

*小学生文笔注意


1.那位著名的画家去世了,整个伦敦都在讨论这件事,但这一切都与卡尔没有太大关系,毕竟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入殓师。


2.卡尔没有想过自己会被请去为这位贵族先生入殓,他认为自己还不足以去帮一些贵族入殓,但不知为何他就被叫去了。


3.在帮那位先生整理遗物的时候听他家仆人说了些他的事,“...主人生前最喜欢的就是在画布前坐上一下午,画一些日常的情景。在作画的时候,主人是最开心的,就连我们这些下人打扰到他也不会生气,而且平时的主人也很尊重我们...可...唉...”


4.卡尔在整理遗物的过程中听了不少这位先生的好话,也知道了不少这位贵族先生的事。杰克.西克特,从小开始就展现了超高的绘画天赋,在青年时就是伦敦有名的画家了,为人处世可以说是完美,生在贵族家庭中,一出生就是极高的待遇。过着近乎完美的生活,但是——就在十几个小时前,这位先生被家里仆人发现在家中自杀。这样卡尔也就明白了为什么要找他来,毕竟近段时间还在伦敦的就只有他一个是正式的入殓师。卡尔不禁为这位先生感到惋惜,可他除了感叹一下一位年轻俊才就这么陨落了之外也不会在多说什么了,毕竟他是来送这位先生以最好的状态离开的。


5.虽然说听了那么多有关杰克的事,可真正见到本人的时候卡尔还是被惊住了。这位先生的五官可谓是精致至极,卡尔曾有缘见过一些贵族美女的姿态,可没有一位的五官能够与这位先生媲美,这让卡尔不禁幻想杰克生前的姿态。不过再怎么好看,这位先生也已经不会在睁开眼睛了。


6.卡尔带着手套的手轻轻划过杰克的脸颊,因为是服药自杀,所以杰克的面貌并没有什么大的变化,除了肤色惨白之外一切都与生前没什么不同。他的手继续下滑,一路触过了胸膛、腰肢,最终停留在腹部。卡尔虽然一直没表现出来,但杰克可以说是他理想的伴侣模板了,而他也正在为杰克的逝去感到可惜。


7.在葬礼上卡尔站在一旁看着不断来参加葬礼的形形色色的人,有的是杰克生前的友人,有的是仰慕杰克的人。卡尔心中升起了一丝烦躁,这让他感到不安,于是他离开了教堂,找到了杰克家的仆人。


8.“什么?您要我家主人的自画像?可以是可以,算是给您的犒劳吧,我相信主人他也会很乐意的。”卡尔拉下口罩,露出感激的笑容,“谢谢,不瞒你说,其实我仰慕杰克先生很久了,早就想见见杰克先生了,没想到...”仆人递过一副被画布蒙着的画作,卡尔小心翼翼地借过又一次向那个仆人道了谢之后离开了杰克的房子。


9.卡尔回到了在伦敦的居所,小心地掀开了画布,一副以暗色为主的画作就这么展现在了他面前,他愣在了原地一动不动。卡尔是个很冷静的人,曾被前辈说过是天生做入殓师的料,但在这一刻,卡尔的心疯狂地跳动着,他的手微微颤抖着。就是他!卡尔告诉自己,就是他!你想要找的人!卡尔的手悬在杰克那双红宝石般的眼睛上,眼中充满了疯狂。


10.卡尔在那之后就经常性地去杰克的墓前看他,直到他拿到了庄园主的邀请函“——我们这有你想要的——那个人——我相信你懂的。”卡尔无声地笑着,起身离开了伦敦。


11.卡尔坐在等候大厅的椅子上听着身为前辈的奈布有一搭没一搭地向他介绍着“游戏”的规则,直到——一个瘦高的身影从黑暗中渐渐出现,奈布一改吊儿郎当的姿态,很有军痞感觉地吹了个口哨“呦,小美人,是你来见新人啊。”杰克面具下红色的眼中写满了无奈,一言不发。卡尔也精神了起来,目不转睛地盯着杰克苍白的面具,‘找到你了。’被掩藏在口罩下的嘴角勾起了微妙的弧度,‘不会让别人夺走了,这样的完美的你。’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厌离!!!!!!我突然就欧了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苏曦 就是这个人!大早上的给我发这种东西,然后我就把她挂上来了,请务必打死她!

那个...跟大家说件事吧... |・ω・`),就我之前写的那篇佣杰,坑掉了。
对不起!_(´□`」 ∠)_挖了个坑什么的QWQ
其实也没什么原因的啦...就是我实在是不适合写文,也不想坑害大家,但还是会产粮的,不过就不会是写文了。
最后的最后还是对不起qwq